决心p

b站ID 决心p 联络请2950356755
这里决心,lof就是食堂。
偶尔丢静画及上课摸鱼,非常杂食
其实是个手作er呢…【远目】
请多指教!

#雷安#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雷狮会买下那只安迷鹿

( ´⚰︎` ):

雷狮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地下拍卖会。

几日前,有人来拜访他的父亲,提到了最近家家户户喜闻乐道的话题——

买兽人当宠物养。

这大概又是富人家有钱没处花而整出来的新乐趣了。其实兽人也不是新物种,它们在几十年前还是大量存在的。但可惜人类的好奇与贪婪始终是有目共睹的,导致兽人一族销声匿迹过一段时间。

不过最近又突然出现了一群不知道打哪来的兽人,被弄来专门供人类富家子弟玩乐。

雷狮其实打心底瞧不起这些有钱的败家子。

但父亲推脱不得那人给的兽人拍卖会邀请,收下后转头就都给了雷狮。雷狮考虑了一下,觉得最近也没什么事可干,于是就拿着票踩着点到了拍卖场地的门口。

雷狮虽然不算什么正人君子,但好歹是和其他庸俗的有钱人不一样,平时这种如此奢靡的场所他是鲜少来的。因此当其他人看到活久见的雷氏公子竟然现身拍卖会现场的时候,惊讶之余就忍不住开始七嘴八舌地嚼舌根了。

雷狮懒得搭理他们,径自进去挑了个好位置坐下,一边打量着室内装潢一边让帕洛斯阻止佩利乱闹腾。

有人宣布了拍卖会开始后,雷狮在灯熄黑的前一刻瞟了眼不知什么时候落座在自己旁边的人,那一脑袋金灿灿的头发被灯光反射得直刺眼。



拍卖会的主持人原来是这么啰嗦的,雷狮撑着下巴看着台上的人,他有点不耐烦了。

但当雷狮想闭眼小憩一会儿时,旁边金发男孩的惊呼声吵醒了他。睁眼去看发出噪音的人时,对上的是一双亮晶晶的蓝眼睛。

蓝眼睛友好地朝雷狮露出个灿烂笑容,伸出手指戳戳舞台的方向,雷狮挑了挑眉扭过头去。

原来是第一件拍卖品被展示出来了,看起来是一只兔人。这只兔女孩有着毛茸茸的大耳朵,脸上胆怯的神情和点点雀斑让她看起来格外的无害。

场内顿时吵嚷起来,口哨声大笑声纷纷喷涌而出,主持人顶着一脸的慷慨激昂一边拍着笼子一边重复着拍卖价格。

雷狮抱着胳膊漠然注视着这些人脸上的狂热。一副副都是丑恶的嘴脸。他想道。

当这只兔人被拍下来时,拥有者甚至还站了起来,在众人的呼声中像得了什么大奖的胜利者般挥了挥手。

雷狮只觉得这人的脸上只有癫狂。

“好可怜啊……”在或真或假的掌声中,他听到旁边传来这么一声小小的哀叹。

雷狮忍不住嗤笑了,低头问那个有着蓝眼睛的人:“你觉得可怜?”

蓝眼睛点点头,眼里如此澄澈的光芒让雷狮怀疑起他的身份来。

“你是偷溜进来的吧?”他随口说道。

蓝眼睛定住了,随即摇了摇头。

雷狮没回话,假装没看见对方用力抠住膝盖的指尖,把目光重新放到推到台上来的第二件拍卖品。

这次是只尾巴挺翘的猫人。

雷狮再次闭起了眼,他实在是没想到拍卖会也是如此的无聊。

被揉成一团的思绪不知飘到了哪里,耳旁充斥着的都是让他反胃的气息。独属于人类狂妄贪婪的气息。

半晌,他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拉扯自己的衣角。

雷狮连眼睛都没睁开就问道,干什么。

那一丁点的触碰立即消失了,然后来自蓝眼睛轻轻巧巧的声音就传来了:“唔,对不起——”

“我刚刚骗了你,其实我是溜进来的……因为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想救我的朋友出来,他被关在了里面,所以——”

“所以你是傻子吧?”雷狮睁开眼打断他。

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下,他才扯了下嘴角漫不经心道:“没有人告诉你不要和陌生人说这么多话吗?”

蓝眼睛这回是真的愣住了,雷狮瞥了他傻兮兮的表情一眼不再说话。

过了会儿蓝眼睛又开口了:“但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这大概是雷狮所听过的、相当有趣的话之一了,但他并不想知道为什么金发男孩会有这样的结论,只是冷笑了一声,问对方是不是想向自己求助。

结果蓝眼睛摇了摇头,摆出一副认真的表情,说自己可以做到的。

……哦。

雷狮应了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主持人说上半场的拍卖会结束了,半小时之后下半场才开始,因此贵客们可以自由参观场内的各种布置。



雷狮和佩利他们打了声招呼,独自一人出了大门去溜达。走着走着就一路走到了会场的后花园,一个簇拥着千百朵花,点缀着各种树木草叶的花园——没什么有趣的。

除了一只从雷狮余光里一闪而过的小东西。

他往那个方向看了眼。如果没错的话,是一只鹿。

……原来拍卖品是可以乱跑乱窜的。

在雷狮回过神来时,双腿已经自动领着他走到了小鹿刚刚呆过的草丛。他仔细地观察了下,发现了枝叶葱茏之间有一条窄窄的路。

这可有趣极了。雷狮在心里笑道,忍不住用手指刮刮鼻尖。他想都没想就拨开了草叶。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径走了好一会儿,在某一时刻猛然顿住了脚步,一个转身就抓住了快要接触到自己脖颈间的锐利武器。

“又见到你了。”雷狮脱口而出的却是这样一句话,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突然变得这么兴奋,像是沉寂已久的易拉罐被猛地摇晃后拉开,霎时间喷涌出来的全是剧烈碰撞着的心跳声。

来人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绿眼睛,脑袋上褐色的鹿角无不在暗示着他是那只化成了人形的鹿。

他用力抽出被雷狮攥住的剑身,落在地上后退几步,身手是非常的灵活。“你是谁?”他摆出防御的姿势,只不过脑袋上还沾着叶片的鹿角给他增添了滑稽的色彩:“为什么要跟过来?”

“别紧张,”雷狮收回手插着兜,“我只是以贵客的身份来参观参观这儿——只不过看见了有趣的事情罢了。”

“……”对方仍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假如您只是好奇,那么我会为我的鲁莽而道歉,但是——”

他那一双绿色的眼睛微眯起来,原本清朗的声音也被压低了:“但是如果您想做出些什么危险的事来,那很抱歉,我身为骑士是有义务对你实行暴力驱赶的。”

他说完这句话,半晌都没听见回答,抬眸看向眼前的人时,却发现对方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极为恶劣的笑容。

然后,他听到了对方更加恶劣的回答:

“噗嗤——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自称骑士的?”

嗖的一声,是剑摩擦衣服布料的声音。雷狮连躲都没躲,就被人轻轻松松地摁倒在地上,剑尖蹭着脸颊钉到一旁的泥土中。

“骑士不是最讲礼仪的吗,这么冲动可不像个骑士,”躺在地上的雷狮丝毫不见慌张,慢悠悠地说道,话语还是这么的难听,“对吧,安,迷,修。”

两只手都还握着剑柄的安迷修猛地一震,才发现不小心从衣领间滑出来的铭牌被雷狮抓在了手里。

那是一块印着拍卖品序号的铭牌。

在安迷修愣神之间,他被雷狮推了一把,重心不稳没扶住剑柄,往后摔倒在地。

下一秒还插在地上的两把剑就被雷狮拔起拎在手里,还朝安迷修露了个嘲讽至极的笑:“剑不离手可是骑士最基本的原则,更何况你身为拍卖品,连该乖乖遵循好拍卖品最基本的原则都没做好——当什么骑士啊?”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下一秒响起的是双剑倒在地上的碰撞声。

安迷修低着头站着不吭声,脊背依然挺得很直,却让雷狮看不清他的神情。但从那小巧的鹿耳朵都耷拉下来的样子,不难猜出他懊恼沮丧的心情。

雷狮突然觉得这只小鹿是越来越有趣了。

他捏着长剑戳了戳安迷修的鹿角,换来对方一个颤动,在他打算施行更恶劣的行为时,安迷修却突然把两只手抬了起来,举过头顶。

“对不起,我不该擅自逃跑的,您说的对——”

“……请您把我捆回去吧。”

……

这人怎么就这么好玩呢?

雷狮仿佛听到了自己嘭咚嘭咚响的心跳声,越来越大声。他还有闲余心情感叹了下,原来拍卖会也不是完全那么无聊的。

“喂,拿着。”雷狮啪嗒一声打掉那人抬起的手,把剑抛了过去,“跟你雷大爷我学学怎么逃跑吧。”

回应他的这句话,是一双瞪大的绿眼睛,雷狮没忍住多看了几眼,里面仿佛盛满的是大片大片无垠的森林。

雷狮突然又起了兴致,凑过去捏着安迷修的下巴,在人耳旁说了句——

“你眼睛还挺好看的。”



然而当安迷修跟着雷狮来到了拍卖会的门口时,他深深感觉到自己被欺骗了。

“别急,”雷狮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一把揽住他的肩膀,“会把你弄出去的。”

安迷修被他的突然触碰吓得一惊,身后的尾巴不由自主地蜷了蜷,还是硬着头皮跟着雷狮进去了。

拍卖会的下半场已经开始了,雷狮的姗姗来迟吸引了会场所有人的注意力,不过众人的目光更多的是投在了安迷修的身上。

“这个拍卖品我要了。”雷狮开口道,眼睛看向台上的主持人,“现在。”

所有人都是一副猝不及防的表情的,而安迷修更是猝不及防。

……果然他就不该相信这个人类能有什么好办法。

雷狮从裤兜里掏出枚徽章放到工作人员手里,对方会意,低头鞠了一躬就走了。

他领着安迷修坐下,注意到原来金发男孩的位置已经空了。一旁的佩利就要嚷起来了,还好卡米尔适时地阻止了。

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原状。

拍卖会继续进行,但雷狮的注意力全放在了一旁的小鹿人身上。他发现每当一只兽人拍卖成功,安迷修就会用力地攥紧拳头,用力到手都颤抖起来。

“……您,您能把接下来的两个鹿人拍下来吗?”

就在雷狮快要闭上眼睡着时,突然听见安迷修低低的声音传来。

“哦?”

“他们是我的同伴……我们来计划今天带着他们逃离这里的,但……”安迷修低着头解释道,“我可以帮您工作,什么都可以做……总之一定能还清拍卖金的。”

“什么都做?”

“是的,”安迷修像是怕他不信似的,一脸郑重地补充道:“我以我的骑士道精神担保,绝对做到。”

雷狮又忍不住想笑了。怎么会有这么天真可爱的人呢?

他没有回答,冲一旁的卡米尔挑挑眉毛,重新撑着脑袋闭上眼。

他闭着眼都能想象到安迷修瞪着眼皱着眉的紧张样子,或许他的鹿角还会紧张到一点一点地晃动起来。

他听见卡米尔叫价的声音了,还有人也跟着喊了几声,就没下文了。然而还没听到主持人的一锤定音时,震耳欲聋的警报声就戛然而起。

安迷修条件反射般地从座椅上一跃而起,一把抽出双剑就蹬开从天花板掉落下来的碎块直冲向舞台。他一边闪躲挤挤嚷嚷的人一边喊着艾比和埃米,等冲到装着拍卖品的笼子前面时,一手拎一只小鹿儿就往门外跑。

闻声而来的保安们拦不住火力全开的安迷修,贵客尖叫的尖叫,摔倒的摔倒,拍卖场顿时乱作一团,一切都仿佛支离破碎了。

当然拥有雷神之力的雷狮是不会慌乱的,在毫发无损地移动到安全地区后,他难得地觉得遗憾,因为失去了这么一个有趣的所有物。

周围这些贵族公子小姐们脸上的惊慌失措在雷狮看来是如此的愚蠢至极,他像一个事不关己的路人一样立在慌乱的漩涡中,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其实他听见了警报前的一声不属于人类的怒号,也许是拍卖品中的一只兽人爆发了自己的能力,让——

“抱歉抱歉,我没看路——”一个身影的碰撞打断了雷狮的思路,他回过神来,看见的只有巨大兜帽下的一簇金灿灿的毛发。

哦,是了,怎么能忘记了这个小家伙的存在。



这场突发事件的结果就是丢失了所有的兽人,拍卖会的负责人只能一边哀叹自己的倒霉一边赔偿这些金贵的富家人们。雷狮的徽章也重新回到了他自己的手里。


晚上,回到公寓的雷狮百无聊赖地看完了卡米尔发过来的新闻报导,占最大篇幅的全是今天拍卖会的这场闹剧。然而连一点儿消失的兽人的消息都没有。他把手机丢到了一边,习惯性把手插进兜里,却意外地摸出了一枚闪着银光的金属块——

没想到他一直拿着安迷修的铭牌。

雷狮用手捏着铭牌举到眼前,目光来回摩挲了一把上头刻的字,仿佛那人身上带着草木的清香还萦绕在鼻尖。

末了,雷狮随手把铭牌放到了桌子上。房门在他身后合上,浓郁的黑色和静谧在这里荡漾开来。



然而这份静谧没有维持太久,他躺在床上,在一片漆黑里听见了玻璃窗被轻轻打开的咔嗒声。

紧接着是脚步摩擦地毯的声音,越来越近,直至床前。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的?”雷狮闭着眼突然开口问道。

来人的身影一顿,“……我寻着您的味道来的。”

一听到这把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雷狮就来劲了,坐起身子借着月光看向安迷修的绿眼瞳。

“我已经放你走了,”雷狮妖冶的紫色眼睛紧紧地抓住了对方眼里的绿,“但是你又回来了。”

安迷修也豪不怯怠地对上雷狮眼里的质疑和探究,半晌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单膝跪地,右手抬起搭住了心脏。

雷狮听见这只还颤动着鹿角的小骑士用非常正经的声音说道:

“我,安迷修,发誓将对您完全服从,至死不渝。”

“至死不渝?”

“至死不渝。”




end.

评论

热度(356)